窮的只剩下快樂

文 / 小資女孩Oma

圖02. 吐瓦魯(Tuvalu)之Tepuka Island。

One’s destination is never a place, but a new way of seeing things. – Henry Miller
旅遊的目的不在於一個地點,而是找到一個看世界的方法.

小資某天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很動人的文章 :「窮得只剩下快樂」

這句話室國合會環保志工吳郁娟在吐瓦魯的體會。她說,把存款放在最後,把家人、島嶼意識放在最優先,或許吐瓦魯居民是世上最富有、最快樂的一群人。
1981年出生於宜蘭鄉下的吳郁娟,被南太平洋的炙熱陽光曬得皮膚發亮。與一般的台灣女孩不同,接近不惑之年的她不去追求穩定的飯碗或銀行存款額度,選擇跑到一個在世界地圖上找不太到的迷你島國,說是要在這個面積僅26平方公里的地方,拓展自己看世界的「廣度」。
0在大學和研究所念的是自然環境相關系所,吳郁娟對當海外志工一直有強烈的憧憬。在達成志工夢想前,她與同好先實現了「北京到巴黎的無車探險」,用單車兜了8個國家,希望用極簡單、極緩慢的方式探索前方的世界。跑到外人看來山窮水盡的國家當志工,需要十足勇氣。對此,吳郁娟卻是樂此不疲,「我本來就是對物質要求比較不高的人,在愈艱辛的環境下,更能深刻體會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」。當地人非常可愛,喜歡替人取名字,「頭頭」是吳郁娟在台灣的綽號,但跑到吐國去,頭頭變成了「toto」,「他們告訴我,這是吐文中代表血的意思」。吐國人還幫其他志工取了「matagali(漂亮的眼睛)」、「Misikata(愛笑的女生)」與「Mafi(強壯)」的吐瓦魯名,她笑著說,自己的生活愈來愈「吐瓦魯化」。

在那裡,吳郁娟與觀光志工林芳瑜構思出「Send Tuvalu to the World(送吐瓦魯到全世界)」計畫。嚴肅的講,是要利用4月22日世界地球日來告訴吐瓦魯小孩環境保護的觀念,並藉由繪畫比賽發行郵票,以及寫明信片的方式,讓全世界多認識這個美麗島國。

雖是嚴肅議題,實際內容卻是趣味叢生。看著小朋友興致勃勃地以「My Home」為主題,創作出一幅幅生動活潑的圖畫,最後這些圖畫搖身一變成為吐國郵票,「當這些郵票貼在以吐國風情為底圖的明信片上時,小朋友露出滿足幸福的笑靨,令人難忘」。

緊扣「422世界地球日」的環保主題,吳郁娟與知名明信片交流網站合作,由專業網站提供422名會員地址,她們將在4月22日當天,利用每週一班的國際班機,把明信片寄出去,並將回收到422張從世界各地寄來的明信片。

在吐瓦魯,她重新詮釋了「家」的意義。「這裡永遠是家人最優先」,上班上到一半去學校接小孩是被允許的。對吐國人來說,家人和小孩就是快樂的來源,而且「島」的意識遠高於「國家意識」。

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生活,吳郁娟體悟到簡單生活的快樂。「所謂貧窮,是經濟學家定義出來的,我卻覺得這裡的人窮歸窮,卻都擁有比你我更大的快樂」。面對接下來的志工生涯,她想學台灣的里長伯一樣,騎著單車到家戶去繞繞,貼近吐國人的真實生活,也順便推廣垃圾分類的環保觀念。

article-1288954489758

發表迴響

您的電子郵件信箱不會被公開。請輸入您的姓名、電子郵件信箱以及迴響。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